Category Archives: Life

准备重写当年的作品

近期由于身体受伤的缘故,不变出门,上班也都变成了Work from home, 因而打算抽点时间把初中、高中时期写的一些小说根据脑子里的印象重写一遍,不求发表、不求稿费。只是感觉自从受伤之后突然发现上学期间的好多事情都已经记不太清了,只希望能通过这种形式,将早些年写过的内容还残留的部分碎片记录下来。

Posted in Life, Storys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说说“游戏玩物丧志论”——论无良教育工作者如何坑害未成年人

相信了解过“磁暴步兵”杨永信,看过暴走大事件关于“豫章书院”的报道的人都应该知道,在国内有一种“游戏玩物丧志论”,不知何时开始,学校、家长乃至整个社会都认为玩游戏就是“玩物丧志”,就是“自我放逐”,认为游戏是“精神鸦片”,甚至某些被极端思想蛊惑的人认为是某些别有用心的人专门坑害下一代年轻人的产物。由于在社会中的负面反响巨大,以至于官方不得不迫于舆论影响,在国内停止游戏机的销售,街机厅、网吧也成了“未成年人不得入内”的场所。 可是事实的确如此么?我们看一看别国案例,就明显发现这种鼓吹“游戏玩物丧志论”的人的说法明显站不住脚。 首先,众多发达国家诸如日本、韩国、北美、澳洲、西欧……好像没有听说过哪里像我们这样封禁游戏机的,但是人家照样是发达国家,下一代年轻人的创造能力、整体的经济水平也都不差。 其次,我们封禁了游戏机,但是并灭有封禁所有的游戏平台。单机游戏仍然可以买到游戏光盘,网络游戏仍然可以通过网络下载。从“流星蝴蝶剑”、“仙剑奇侠转”、“剑侠情缘”到“CS系列”、“EA系列全家桶”、“暴雪系列全家桶”……再到“传奇”、“劲舞团”、“DNF”、“CF”…… 我们的网瘾少年并没有杜绝。直到我们的“LOL”团队为国争光,还是有人将他们视为“侥幸的网瘾少年”。

Posted in Life | Leave a comment

从罗莉安与赫尔德,说说DNF的剧情

上大学的时候,和同寝室的同学们玩过一款叫做DNF(地下城与勇士)的游戏。玩的时间不久,刚玩到50级就没啥兴趣了,最主要的原因是对于游戏中的文化了解的不多,虽然跟着游戏的主线剧情一直在走,但是毕竟从小到大就没有怎么了解过西方的宗教内容,所以很多时候有些内容的确是看不懂——当然,也有另一方面的原因是寒假结束了,希望能把更多时间用在学习上,而非游戏上。 大概是2017年吧!由于估错了飞机的安检需要花费的时间,就用iPad用机场Wi-Fi看了B站up主“川同学不穿童鞋”(https://space.bilibili.com/6065166/video)的视频《罗莉安竟是赫尔德的傀儡?!》,突然激发起了重新看看DNF剧情的欲望,又回头追了《DNF未解之谜!持续了三年的谜团终于揭开——消失的罗莉安》,这时我才发现,原来曾经玩的这个游戏,已经发展成了这个样子,原来看似只是小故事的剧情里,还隐藏着这么多“秘密”,原来赫尔德才是幕后黑手,原来整个DNF史,就是一部赫尔德史…… 从那之后,基本上川同学关于DNF剧情的视频,我都会follow。毕竟一个连道具里包含的背景故事以及宗教含义都能用心深挖的UP主,都是良心UP主。而且我从来不认同年龄稍大的那些人所信封的“游戏玩物丧志论”的思想。我始终相信,一个人只要把一件事情做好、做到极致甚至极端,那这件事情就可以成为他的正规职业。

Posted in Life | Tagged , , , , | Leave a comment

为什么要自己搭建博客

其实很多人问过我这个问题,每个时期的我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又完全不一样。 其实最开始有想法搭建博客是2012年,当时大学社团里几个team的leader都有自己的博客,有的人是自己租服务器,有的人是用SAE等免费平台。大家的目的无非是为了装个13,再就是有的时候可以自虐一下,用一些漏扫工具扫自己的网站。我当时的想法其实也和大家一样,毕竟都是在一个圈子里混的,思想这个东西是很容易在小群体里互相“传染”的。 不过介于当时还是学生,囊中羞涩。换而言之,因为家庭的关系,我不想因为正常读书之外的任何事情花家里的钱,因而这些一直都只是一个计划。

Posted in About, Life | Leave a comment

浅谈美国老爷子所说的移动申请的DNS加速专利

上家公司离职之前,一个美国的极客老爷子联系我,说他在Twitter上看到一个推文,问我这个情况是否属实。我大概看了一下,内容基本上概括下来就是,中国移动的某些地方运营商将会对利用“DNS污染”的原理,将用户的请求解析到“其认为最近的加速节点”上,这一思想申请专利。 我们知道CDN的基本组件就是GSLB+Reverse proxy+cache,按照这位美国老爷子的截图,以及他上下文的描述,大概可以理解为:移动内网里可能有些CDN加速节点,或是某些CDN厂商的,或是廉价租给某些厂商的,甚至可能是一些“未经授权的”自建节点。 由于中国移动的网络结构比较奇葩(换而言之人家初期的网络设计就是给普通wap手机网络搞的,就算合并进来的铁通最开始也是做铁路线附近的网络的,压根不是给普通的宽带用户上网用的),且为了保证更少的缴纳跨运营商的流量费,甚至创收,早些年的适合移动经常做的事情就是在纯http协议的网站上插广告、网站劫持和代理访问。 本人之前也是在国内的云厂商工作过的,每天客户因为运营商劫持、插广告骂娘的事情不少,甚至有人因为被当地运营商插了带有“近似于色情图片”的广告差点被举报。由于年代久远,具体的也记得不是很清楚了,因而就不多举例子了。

Posted in Life, Network | Tagged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