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意义

睡不着的夜晚,爬起来写了篇博客,心情烦躁。

我曾是个丁克主义者,因为小时候父母的影响,让我感觉如果不清楚为什么要孩子,孩子的出生对孩子而言是一种灾难……

我生活在一个没有亲情的家庭里,家人的关系只有利用与被利用……

小时候,父母告诉我:“除了爸爸妈妈,谁都不能相信。”

我曾一度对这些话深信不疑,直到一天……我对生命感到了恐惧……

原来亲人之间也可以如此勾心斗角,原来亲兄弟、亲姐妹即使不是皇亲国戚、达官贵人也可以将“心机”二字阐述的如此淋漓尽致——用自己的行动。

而我的性格,注定了我必将是“应试教育”的受害者,这也加大了我对生活的更恐惧与生命的恐惧。

尤其是,我的父母又是那种喜欢攀比孩子的父母。 嗯,注意,是攀比,因为在他们看来,我一直在给他们丢人……虽然现在再问,他们再也不承认了,因为我现在的这一点点成绩,让他们“自我感觉良好”。

我怕,我怕我的子女 也要经历着这“吃人般的”教育模式和“非人般的”关系社会。

从小学四年级到大一期间,我没有一年没有想过自杀,我感觉好痛苦……

可是我怕疼、怕难受……我是一个胆小的人。

嗯,因为我大一的时候遇到了自己喜欢的女孩,而且和她一直走到了现在。

有一天,我问我的父母,为什么要生孩子,我得到了两个让我难以接受的答案:
父:“这是自然规律,别人都有孩子了,你也得有,不然你就是另类……”
母:“等你以后老了,谁来养活你?”

原来我被创造出来的那天,就是被拿来和别人做对比,准备拿出来装逼的,原来我活着的作用,对他们而言,仅仅是给他们养老……

原来我活得这么没有价值……

原来……

Who can tell me, what is the value of life?

古语云,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这句话深挖一下,在古人和大量国人看来,儿女和狗是一个级别的,因为他们要承担的责任和肩上的义务是类似的。甚至可能儿身上的担子更重,因为儿可以不嫌母丑,但是没人保证母家是否也贫。而如今卖儿鬻女的衍生版本,如果你混迹社会几年,应该也不会少见。

因此,我决定,在找到一个生孩子的理由之前,绝对不会要孩子。因为我要给我的孩子一个“人权”,我不要他像一条狗一样地出生,像我一样不知道为什么或者,像我一样接受者吃人的教育体制,像我一样从小被剥夺了兴趣爱好的自由,像我一样被灌输着特定的思想。

然而,年初出现的瘟疫,将近三个月的异地,让我好像明白了,为什么要孩子。

人,真的太脆弱了……脆弱的可怜、脆弱的可悲。

当肉食动物无法聚集成群,别说是大象,即使是一只猴子请来的狒狒,也敢偷偷的给你一锤子。

可是我们的关系,可能会随着这将近三个月的分别,再加上这段时间对于亲人的感觉,可能随时会画上句号。

也许我今生注定不配拥有亲情,也许我今生注定要生活在这种勾心斗角的家庭关系里。

可是我又能怎么办?

这就好比孙悟空拿着镰刀,带着面具,披着斗篷装死神,猪八戒假扮阿格里俄斯、唐三藏玩全裸假装耶稣……即使看起来再像西方神话,但是实际上依然是cosplay版本的西游记。

我不知道未来的路还有多久,只想能明白,自己为什么还要活着?怎么死能没有痛苦。

此条目发表在Life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